Thursday, December 18, 2008

Yale Endowment Falls 25%

WSJ 12/17/08 Yale to Trim Budget as Its Endowment Falls 25%

稍早我還在聽 Prof. Robert Shiller 2008 Spring 的大學部課程 Financial Markets 的錄影 (有興趣的人可以按連結至 Yale 網頁下載。大學部課程想當然耳內容沒有什麼驚世駭俗之處,不過我們畢業之後有多少時間可以觀摩其他老師教學的情形?),在介紹課程時他大力稱讚 David Swensen,Yale 的 endowment 的操盤人,並且還有一個星期是由 Swensen 來客座演講。

雖然 Yale 的 endowment 規模沒有 Harvard 的大,但由於經營績效好,也一向為人注意。他們從 6/30 到現在損失了約 $5.9 billion (從 $22.9 bn 到 $17 bn)。本月稍早 Harvard 也宣佈他們的 endowment 從 6/20 到 10/31 大約損失了 22%,而他們在 6/30 時 endowment 總值大約是 $36.9 billion。

這兩所學校並不是由自己的老師操盤,不過他們絕對有適合的人選可以監督操盤人的策略及績效。在最近這一波大盤急殺向下的過程中,他們的損失也都比大盤來的重。就以選股來說,Yale 其實做的並不差,他們在股票方面績效勝過大盤,賠的這麼慘的緣故主要是放在 private equity 和 hedge funds 的部份損失慘重所致。

今年稍早曾經有台灣是否要有自己的主權基金的討論浮上台面。我們有沒有適當的經理人?政府機關裡有沒有比這兩所 Ivy League 學校裡面更適當的人選來監督基金的執行?在這兩個問題上面我都持負面看法。看到別人拿國民的錢賺了錢,就想依樣畫葫蘆的時候,也別忘了在景氣不好,所有 asset class 的資產價值都反轉向下時,是有可能賠的比股市還重的。我並不是主張只要有風險就什麼事都不能做,但是在承擔風險的時候要量力而為,不能只看情況好的一面。

1 comment:

小弟姓黑名貓 said...

Schillier教授的知識真的很淵博。 他講probability theory說人類文學裡第一個跟機率有關的故事是Mahabharata裡面的Nala國王, 說他怎樣遇到Rituparna, Rituparna怎樣教他機率學讓他贏回他老婆跟王國。

Schillier教授的知識跟對歷史和心理學的了解使他對於金融的體會與觀察非常的有趣, 我聽他的課有一種學而時習之,不亦悅乎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