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31, 2014

Democracy in Taiwan will Live on

今天在中山南路以及濟南路兩個不同地點待了將近九個小時,這九個小時讓我對台灣的未來又充滿了信心。

我是在 90 年代接受民主運動洗禮長大的一輩,1990 年三月學運的時候我唸大學一年級。接下來幾年有「反閱兵,廢惡法」運動,年年都有的反核,公民直選總統運動等等。由於家裡政治立場保守,我是社團朋友戲稱「上白天班」的那一類人,白天參與抗議,晚上還是乖乖回家睡覺,也因此沒有被警察打得頭破血流的經驗,這種事情都是發生在深夜的。當年一起走過來的朋友都知道,自由民主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每一次的示威抗議活動都被媒體說是學生受有心人士煽動,每一次我們都被指控擾亂社會秩序。

廿年過去,大家回過頭來看,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刑法一百條的修改,甚至社會共識即使現在仍較其他幾項為低的反核四,這些有什麼錯嗎?

然後接下來的十幾年,政治成為一項專業,而不是單憑著一股熱血衝撞的理想。當年有許多朋友選擇進入了這一行,我則跟另外一些不走這條路的人一樣進入學界或其他領域,過我們自己的生活。看著年輕一輩的把民主、自由當成空氣跟水一樣是與生俱來的權利,我其實是很羨慕的。如果能夠讓我重來一次,我也許不一定會從電機轉到經濟這個領域,也許我仍然會,但是我很希望我在大學時能夠多花些時間在課業上,多花些時間來讓自己有個更好看些的履歷表。

不過我也擔心年輕一輩的不知道珍惜這些與生俱來的權利。雖然遠離政治這個領域,我自己從來沒有放棄過對政治的關心,但是年輕一輩的似乎不在乎。

今天我知道我多慮了。不管是曾經花力氣爭取來的,或是與生俱來的,自由和民主這些東西是我們這一輩以及年輕一輩都不願意輕易失去的。當年的老朋友仍然願意站出來,但是這場運動是年輕人的,他們所展現出來的風貌跟當年完全不同。民主國家需要有現代的公民才能得以支撐,我現在確定我們的確擁有這樣的條件。過去看似對政治冷漠的年輕人其實都仍有顆充滿熱血的心,只是現實環境沒有到達讓他們衝出來的臨界點而已。只要我們還是有著一輩又一輩熱愛民主跟自由的年輕人,我們就可以對台灣充滿希望。

我不知道明天會如何,但是我相信一定會有好事發生的。

5 comments:

Ivan.W Lin said...

Hope this is just a start. It would initiate their continuous efforts to engage with public affairs.

追擊者 said...

教授之前在您的文章看到黃國昌老師是您的友人,他在這次的學運中也發揮了很大的影響力,辯才無礙、戰力超強=_=" 真是令人拜倒(人又帥!!)!!!

學運大辯論-黃國昌戰神,電爆楊泰順!!!!!(文化大學教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8ynQDzitjw

CCLu said...

To Ivan,

No sweat. I have faith in them.


To 追擊者

我上次是在旺中整他的事件提到我認識國昌多年是吧?上次他被攻擊出來聲援他一下,最近他很紅,我就不沾光了。:p

Peter Chiang said...

你好,長期追蹤你的blog,沒想到我們大概同年,因為1990學運我也剛好大一。這篇的觀感剛好說出了我心中一直想說的話。原本的悲觀在這一次運動中一夕轉換過來,或許此次的目標不一定能達成,但是年輕人理想還在,未來就還在。

Scott said...

教授您好
看到這群年輕人們比以前擁有更強的工具、更有系統的統領著實讓人安慰。
但看到不管聲音喊得再大、場子人擠得再多
不為所動的只要閉起耳朵,你依然拿他沒辦法
身為一位成年人實在忍不住往悲觀的方向去想
我也相信未來還在,只是可能傾向掌握力量的那一邊

GOD Bless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