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9, 2014

Occupy Legislative Yuan

新頭殼 3/18/2014 "學生衝入立院議場 高喊「把議場還給人民」" 謝莉慧/台北報導

昨天在立法院前的抗議活動演變成學生跟民眾衝入了立法院的議場。在立法院前面跟保警推擠的經驗也是我年少時回憶的一部份,不過衝進議事堂好像這還是史上第一遭,這種經驗我沒有,這次也沒趕上。

作為一個相信市場機能的經濟學家,我其實並不反對服貿協議這類的東西。如果協議可以帶來更自由的貿易往來,這個原則我是可以接受的。

不過作為一個民主國家的公民,國民黨這次為了這個法案護航的手段我無論如何無法容忍。 如果行政權跟外國政府簽訂合約、協議可以不用國會監督,這跟獨裁有什麼兩樣?我們過去幾十年投票沒有一次是投「皇帝」或「獨裁者」的。去年六月朝野政黨的協商內容也明白說了「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本文應經立法院逐條審查、逐條表決,服務貿易協議特定承諾表應逐項審查、逐項表決,不得予以全案包裹表決,非經立法院實質審查通過,不得啟動生效條款」,國會本來就應該要對協議善盡監督之責。

現實世界裡的貿易協定比經濟學裡面的簡單模型要複雜的多。雖然整體來講還是雙方都可能因此獲利,但是生產工具及勞動力在單一國家內並非同質,自由貿易在同一國內會有人獲利、有人受害,民主國家裡理當讓大家的聲音出來,即便最後要靠表決來解決歧見,我們不能夠讓少數的聲音消失,也要讓多數的一方負起政治責任,以為將來若有究責需要做下記錄。
 
民主制度下最基本的程序正義可以不遵守,我們怎麼期望這些政治人物能夠護憲守法?白紙黑字的協議都可以當作兒戲,以後還有什麼東西不能當作兒戲?
 

一個不願意向立法權負責任的行政權,一個不願意向少數黨履行承諾的多數黨,還有什麼可以值得人民信任的?

服貿協議絕對不會是萬靈丹,老實說我也不相信它會像是反對者所說的毒藥。這個協議比較可能像是 ECFA 一樣船過水無痕,贊成者說得好處看不到,反對者擔心的東西大多也沒出現。比較有可能的後果是給裙帶資本主義多開幾道門,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講並沒有直接的影響(但是間接的負面影響仍然存在)。

無論如何,民主憲政下應該遵守的程序正義,執政的國民黨有義務要認真履行,而不是像現在這個樣子違背憲法精神便宜行事。

7 comments:

追擊者 said...

=_=" 原來教授年輕時也參加過這種活動,尤其是在戒嚴的年代,真令人欽派!!!


追擊者 said...

教授想請教您,我大概得看了服貿協議的懶人包(可能有不大詳細的地方,不過我也不知道=-="),就是自由貿易協定大部分都是國家對國家間的開放,可是中國對台灣開放的區域僅限在福建,有這種類型的協定先例嗎???
中國對台灣的協定似乎有很強烈的政治意味......

另外有點詭異的是執政黨很廣泛的宣與中國簽署自貿協定之後的好處,可是我之前在新聞上看到中國的國企佔了他們GDP近五成,且處於壟斷與保護中,這樣的情況之下開放似乎很令人懷疑對台灣這邊會帶來甚麼好處??? 且許久前在FT金融網上看到,歐盟似乎也批評中國在公共工程許多項目上保護國企不讓外商進入,但他們卻可以自由進入歐盟做生意令他們感到不平!!! 假若協定簽了台灣跟他們有爭議那是要怎麼辦啊!!??

CCLu said...

>> 尤其是在戒嚴的年代

我沒那麼老,1987 年解嚴的時候我還沒上大學。我們那年頭是還有刑法一百條就是了,也蠻可怕的,不過究竟跟戒嚴有很大一段距離。


>> 中國對台灣開放的區域僅限在福建,有這種類型的協定先例嗎???

清國的南京條約中有五口通商啊。XD

一個貿易協定不是說我給你什麼零關稅或者開放讓什麼東西進來,你也給我類似的待遇這樣就算了。還要接下來看市場競爭、仲裁制度等等配套措施。譬如說如果台灣傾銷某產品到中國,或者中國傾銷某產品到台灣,「傾銷」如何定義?由誰仲裁?其實不要只擔心中國的商品成本低傾銷到台灣來,台灣如果有政府補貼,一樣可能會有傾銷的問題。另外市場競爭關鍵到廠商能否在公平的環境下進入市場,這點中國和台灣都有問題。在 The Economist 上個星期五出的封面故事就是談 crony capitalism,其中他們更新了一個 2007 做過的指標,香港第一、台灣第八,中國雖然排到第十九名,不過他們資料不足,可能結果不準(名次越前面 crony capitalism 的問題越嚴重)。

追擊者 said...

不好意思!!! 我以為教授您是學運年代的人..... 不過即使解嚴後也挺可怕的!!! 前不久南部某名校的廣場命名風波裡的作古人物,當年也是在解嚴之後還為了言論自由林汽油的!!!....

清朝的協議.... 那好像都是不評等條約,不知道教授您是亦有所指嘛!!?? =_="

CCLu said...

我是學運年代的人啊。不過三月學運是 1990 年的時候,那時我還是大一。XD

從那時候以後的我比較有跟上,在那之前的我都沒有參與,最多是第一次 520 農運我因為去南陽街補習有路過「參觀」到。

Shawn Chi-Un Leng said...

老實說,馬政府一直想要的不是大陸巿場而是大陸首肯讓臺灣跟別國簽FTA,我看倒不大會,馬英九在上次總統辯論上的理據大約是,大陸不會希望政黨再輪替,因此會首肯臺灣跟別國的FTA,以我了解的大陸政府,會用它一直以來的對香港澳門的統戰手段,大約就讓臺灣嘗盡不勞而獲的甜頭,到頭來兩岸經濟統合到一定程度。(大約就跟金融業做人民幣業務差不多,給予很多不同的優惠) 歷史上沒人在談判桌上嬴共產黨的。香港的民主黨,國共內戰時的國民黨如是。 這件事上我沒立場,但明顯執政黨沒有理會過程序正義。

Ben said...

CCLu, the political activist!

Respect.

Taiwan needs more people and voices like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