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1, 2010

The Greek Impact

New York Times, 5/8/2010, Greek Debt Woes Ripple Outward, From Asia To U.S. By NELSON D. SCHWARTZ and ERIC DASH

希臘的問題已經幾乎得到解決,不過這個國家離復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有些人認為是曾被土耳其佔領的關係,使得這個國家的國民有長久的對於官僚不服從的習慣。NYTimes 稍早有一篇文章談到這個事情,說是報稅資料裡一個區域只報了幾百個游泳池 (大概是有那玩意兒要課稅),可是從衛星的空照圖來看可以看到上萬個。:p

無論如何,他們要節省開支,並且要把欠稅大戶給抓出來搾乾以開源。

這篇 New York Times 的文章大致上把希臘如果出問題的話,他們的財務困境如何『傳染』給全世界的其他地區的機制給了一個大致的說明。不外是對於持有他們債權的外國銀行會握有一大堆 toxic assets,然後若有金融機構被拖垮,還會連鎖拖倒其他的銀行。另外在希臘債券信用評等降低後,就算是不會倒的銀行,由於手上持有的資產風險提高,這會使得他們必須要降低手上風險性資產部位而納入其他低風險資產 (這部份可以從 Value-at-Risk 的角度來考慮)。在這樣的機制下,其他信用評等低的債券 (例如垃圾債券) 價值下滑,同時美國公債會因此殖利率下降,價格上升。

美國的 credit spread 在希臘出狀況的情況下會上升,這對他們想要增加工作機會也不利,因為風險較高的小公司集資不易。美元會因此對歐元走強,對於出口公司也不利,這也會傷害到工作機會。現在即使希臘被救了起來,這些問題只是情況變得輕微,但卻不會完全消失。歐洲也許不至於進入 double dipping,美國可能也不會。但是先前認為經濟會 V 型反轉的人,現在最好再重新檢視一下自己當初據以立論的根據,現在是否仍然成立。

1 comment:

Jia-Yuh said...

CCLu大

最後一句話看來是針對小弟來的,不過我也剛叫大家下車了,可說是「英雄所見略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