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8, 2010

Google.cn and Google.com

Google 上個星期丟出來的震撼彈,討論已經很多了。自由、人權是我最關心的事情,不過真要談起來,我也沒有什麼專業見解。還是把討論聚焦在財務這一頭。

下面這一篇有許多資料對於澄清事實有很大的幫助:

WSJ Blogs "Clearing Up Confusion on Google and China" by Sky Canaves

這篇是從 1/15/2010 WSJ 的 China Realtime Report 的同名報導轉出來的,所以時間稍晚,不過內容大致相同。

簡單的說,Google.cn 在中國的表現並不是很好,不過 Google 本身並沒有失敗。Google 的市佔在中國大約是 1/3 左右,不過這個數字仍有爭議。在看了不少消息來源之後,我相信這個數字應該是 Google.com 和 Google.cn 兩個流量的加總,而不是 Google.cn 的市佔達到了中國市場的三成。雖然 Google 在中國沒有達到像他們在其他國家的優勢地位,但是仍然不至於說是鎩羽而歸。如果跟中國政府撕破臉,不只是 Google.cn 可能會被關閉,到時候是否 Google.com 會被封鎖在中國的 Great Firewall 外都不得而知。雖然中國網民有許多學會一身『翻牆』技術,但是要想從這些翻牆出去的網民身上拿到任何廣告利潤大概是不可能的。Google 也的確是拿他們在中國的前途下了重注,而且他們本來可能仍有前途。

但是反過來說,Google 在中國的 revenue 應該不到自己的 1% 左右,而且這個數據的成長並不是那麼樂觀。百度目前玩的一些招數,是 Google 不願意去學的。譬如說讓客戶花錢買排序,這個是短期的利潤,但是長期來看對於搜索引擎的公信力有很大的傷害。即使不在現在於目前檯面上這些議題起衝突,只要中國政府要保護自己的產業,Google 將來也遲早會跟中國政府因為百度而起衝突。由於中國市場資訊透明度不夠,Google 本身也對資訊揭露相當保守,我們可以看到 Google 在中國的營收和利潤有許多不同的說法。我自己是相信他們目前在中國的 revenue 應該佔自己營收 1% 上下。早先我以為三分之一的市佔是 Google.cn 的,那樣子我會把數據估到 2% 或更高一點點,現在看起來也許不到 1%。以這種營收水準來看,他們應該無法在中國市場達到損益兩平,這是另外一個眾說紛紜的地方。

總結來說,Google 應該不能說是打不贏百度就跑,他們現在是沒贏,但是這場仗還有得打。退出中國市場對他們的財務來說也不是什麼自殺行為,他們現在賺不到錢,將來除非能夠在公平的環境下競爭,他們還是賺不到多少錢。至於未來中國政府能不能夠給他們一個公平的環境?這個就很難說了。所謂的『公平的環境』包括智慧財產權的保護以及管制的公平、合理以及合法。去年下半年中國政府在網際網路這部份管制越收越緊,甚至中央電視台還出來指責 Google 是個『色情網站』,目前這個趨勢是對 Google 長期發展不利的。如果要能夠在中國這個市場生存下去,他們也是時候出來做些事情。

中國政府去年年底在劉曉波的文字獄和一名英國毒販死刑判決執行的過程中展現了他們成為大國的『氣魄』,Google 這樣強出頭大概算是把橋直接給燒了。不過在中國政府這邊,他們也會相當為難。Google.cn 停掉事小,接下來的才麻煩。Great Firewall 要不要把 Google.com 也封掉?沒有 Google 的參與,在 Web 2.0 以及 cloud computing 上面中國是不是把自己推到不利的地方?官僚體系通常對於應付科技變化都相當的遲緩,因為官僚的養成、尤其是決策階層的養成需要時間,但是科技的發展卻相當的迅速。靠企業家參與由市場決定成敗,可以把好的技術突破留下來,淘汰掉沒有利基的創新。看走眼的企業家就把自己和投資人的錢賠掉,由市場來作判斷。沒有這些背景的官僚要代替市場機制看透這些事情,就不太容易了。中國政府的決策階層把太多應由市場決定的事情自己攬下來,所以在他們國家快速進步的過程中,領導階層相對於整體國家來講將會越來越沒有辦法『領導』。我猜這是他們這一陣子反應遲緩的原因之一,不只 Google 規模大、影響深遠,中國政府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判斷出來 Google 退出中國的影響恐怕力有未逮。

從另外一個面向來說,不管他們希不希望 Google 離開,他們也很難在大幅讓步後請 Google 留下來。今天如果 Google 把醜話說在前面得到了中國政府的讓步,下一個會不會是 Microsoft? 然後呢? 如果只是搜索引擎,百度可以填補 Google 離開後的洞,不過百度終究沒有 Google 的創新實力,將來差距會越來越遠。

接下來回到最近 Google 股票價格的表現。在 Google 威脅要退出中國之後,他們的股價立刻下跌,但是接下來一天又反彈回來。從事件研究法 (event study) 的角度來看,市場似乎是有點拿不定主意。其實這裡使用事件研究法並不適合,因為下個星期 Google 要公佈 2009 年 Q4 的財務報表,如果他們無法維持 earning 的高成長,股價就無法維持在這麼高檔的水準。而且接下來這一個星期四個交易日裡有許多重量級的公司要上場,包括五家 DJIA 成份股以及 57 家 S&P500 成份股公司 (星期一是 Martin Luther King Jr. Day,放假一天),整體市場也在分水嶺上,系統性風險不小。Google 稍早才於 CES 公佈了他們自己品牌的手機,然後在財報公佈日一個星期前跟中國政府撕破臉,他們到底想幹什麼實在讓人難以捉摸。幾個事件擠在一起,事件研究法並不能告訴我們到底市場的反應是對哪一個部份有什麼樣的期望。

我還看到另外一些談法從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來講,特別是從自由、人權的角度來看。之前剛好碰了一些跟 CSR 有關的東西,我對 CSR 的看法不至於像 Milton Friedman 那麼極端,他老人家認為只有個人應該或是需要有社會良心,企業只需要對股東負責,那是企業唯一的責任。這是 Anglo-American 模型的標準說法,不過這個模型並不能說是真理,它和歐洲、日本等國家採用的 Continental European 模型在不同年代各見高下。不過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確定的,CSR 不是個立竿見影的策略,是一個長期的做法。企業長期的獲利能力和 CSR 並沒有強烈的關連,但是短期內多半是成本看得到,但是好處顯現不出來。Google 這樣做不太可能因為 CSR 而讓自己的報酬以及股價加分。

註:1/15 的 Options Action 建議使用 Put spread collar 來保護手上持有 Google 股票可能遇到的風險,做法是:
Buy $580 put @ $24
Sell $550 put @ $12
Sell $620 call @ $10
每股成本 $2,在 at the money 的 $580 到 $550 之間的虧損有保護,如果再跌下去就要趕快認賠賣出手上的 Google 持股。向上的利潤到頂是在 $620 這邊。看起來應該是個有效的策略,成本也不高。我們可以等到月底的時候來看看這裡的幾個數字判斷如何。

2 comments:

Li said...

大家其實還是希望週遭的人是好人。
所以行為多少會影響消費者意願,不過就我看經濟殺手的告白,顯然沒那麼多就是。
有多少人願意為了解決血汗工廠而買價格較貴的產品呢?
更何況中國當擺飾的道德僅僅比人口少而已。

CCLu said...

呃,愛看什麼書是個人的選擇,別人無權置喙。不過既然你在這裡留言,還是說一下我的建議。

『經濟殺手的告白』和『貨幣戰爭』這兩本書似乎讀者不少,不過通常在討論經濟問題的時候,只要對方拿這兩本書出來,我就會閉嘴。根據個人經驗,會相信這兩本書的人,通常都不是值得對話的對象,因為他們對於經濟學的知識通常太少,而且對於主流經濟學的看法通常都聽不太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