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8, 2012

Tax Is Not for Justice

對於賦稅的設計,經濟學家不從公平的角度出發,而是看它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公平並不是一個經濟學能夠完美處理的概念,甚至不見得是經濟學應該處理的概念。在現實世界裡這個觀念很容易陷入各說各話的局面,最後往往由投票來決定。對於各種不同的聲音,經濟學能做到的是告訴大家改變課稅負擔會對於總體就業、經濟成長、薪資,以及所得分配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最近全世界有很多主張對有錢人增稅的聲音。法國要對所得超過一百萬歐元以上的部份課以 75% 的邊際稅率,以實現現任總統 Hollande 在競選時的承諾。美國總統大選也是在 Obama 主張對富人提高稅率,而 Romney 主張全面調降稅率但是減少稅制漏洞的不同政見爭執中由 Obama 勝出。在台灣每當有什麼事情發生,政府錢不夠用,也會有人談資本利得稅(證所稅算是一種資本利得稅),認為錢可以從這裡來。包括軍公教退休人員的年終慰問金、大學學費不要調漲、勞健保破產、軍公教退休制度破產等等,談到最後都有人說短缺資金可以從資本利得稅來支應。

在現在這個時間點,我其實並不反對讓有錢人多繳一點稅,不過理由不是公平正義,而是現在只有他們還出的起,中產階級沒有辦法了。到底什麼才是公平,我在課堂上也問學生這個問題。每個人都繳一樣多的稅是不是公平?這可以是一種定義,不過明顯的不可行。要不是收的太少政府不夠用,再不然就是每年報稅季節會有很高比例的公民因為繳不出稅給政府而宣告破產。這種稅法在民主國家根本沒有通過的可能,只有獨裁國家才有可能出現。每個人交所得某一個比例作為稅金是不是公平?這也可以是一種公平的定義。事實上,有許多經濟學家主張不要把收入分成那麼多不同的類別,而以簡單的單一稅率來課稅。在實務上的問題在於如何在收入發生時明確定義並記錄,所以這一類的主張很容易轉成對於消費課稅。在稍早這裡一篇文章裡面也談到了類似的觀念。

不過在現實世界裡面,我們所看到的大多是公司和個人所得分開來課稅,而邊際稅率採取累進制。消費部份也課稅,稅率依據不同地區、不同產品而有所不同。與其說這是最有效率的方式,不如說是歷史造成這樣的結果,而要把這套制度從根拔掉工程太大,所以即使多數經濟學家會贊成的做法,也不太容易實行。

當經濟學家對於現在某些稅制贊成或是反對的時候,請先看看我們的理由。當然有些理由和推理的過程甚至未必為所有的經濟學家一致同意,更不要提缺乏這個學門訓練的人可能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唬爛的,這就只有等時間來說明了。

8 comments:

懶雲 said...

俗語說,穿皮鞋打不過赤腳的

歷史不乏往例,太平天國、捻亂、流寇....底層活不就鋌而走險造反

徵收富人稅,就當作是繳保護費吧!截長補短,不要讓社會底層的人活不下去。

CCLu said...

歷史上到了那個情況往往問題不是在貧富不均而已,而是有更深層的問題,只是富戶有較大的緩衝空間不至於在這種情況下無法生存甚至鋌而走險。

徵收富人稅的負面效果有可能是減少投資,甚至降低創新,進而導致工作機會成長趨緩或減少。這部份還要看國際間的情況以及當時經濟其他的面向才知道資金可能如何流動,不是必然的後果。不過在要富人多拿錢出來的時候,不要想這對窮人是免費的午餐,有可能會出現 "unintended consequences" 的。

Frank Liang said...

這個問題比較像是哲學的思考邏輯,以前看完"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的公開課程後的唯一感想就是台灣政府裡的也好,學術界的也好。鮮少有經過思考辯證後然後提出的政策和公共討論,然後大家都覺得自己的想法最正確,見解最獨到,但是都忘了這個是一種公共議題。在該不該收稅或是公不公平的議題上,哲學家的想法相對於經濟學家的講法有趣得多(雖然都是兩種住在象牙塔裡的人)

PS. 那個公開課對於這個提出來的第一個問題:你贊不贊成多收Bill Gates和Micheal Jordan的稅

CCLu said...

>> 你贊不贊成多收Bill Gates和Micheal Jordan的稅

我以前唸博士班的時候室友是哲學系的,從加拿大來唸博士班。他們的確有些有趣的問題。

不過 Michael Sandel 的 iTunes U 課程我聽了幾集之後就失去興趣了。娛樂效果雖然有,而且他的教學技巧實在很精彩,不過當他討論經濟議題時,我就覺得內容有點芭樂了。像這個『你贊不贊成多收 Bill Gates 和 Micheal Jordan 的稅』的問題,其實可以是個實證問題。

當我們永久性改變稅法對所得較高的一群課更重的稅的時候,不只是這一期把錢從他們的手上轉到窮人的手上,也會改變投資、消費的行為。我們處理的不是一個單期、封閉的分配體系,而是一個動態具有生產及分配雙重功能的經濟體。

當 Sandel 談 Bill Gates 這類富人平均每分鐘賺多少錢時,也忽略掉了他們並不是在賺死薪水。沒有任何賺死薪水的人可以拿那麼多錢的,Gates 靠的是創新以及承擔風險。在每一個 Gates 後面,都有很多失敗的創業者。

當他談 libertarian 的觀念時,雖然我的思考模式大致上是走那個方向,不過整個討論實在讓我感覺有如隔靴搔癢,談不到重點。大概哲學不是我的菜,我還是比較喜歡經濟學的分析方法。

suntex01 said...

I never really quite understood the concept of social justice the way it is portrayed now. I understand the concept of helping people, but never subsidizing the poor by taxing the rich more, or even just taxing the rich to achieve "social justice". I always wondered, those that claim to seek social justice, are they looking for society to be equally rich or equally poor? I could never understood why the liberals keep attacking the rich, when they themselves or their own political leaders aren't exactly poor or middle class. As far as I know, I don't think any country in the world prohibits people from overpaying taxes. Those that advocate more taxes, should start by voluntarily paying more than due.

CCLu said...

To suntex01,

This could be a very good philosophy problem, but that is not my cup of tea.

Ben said...

CC,

Just want to drop you a note and wish you and your loved ones a very Happy Thanksgiving!

CCLu said...

Hi, Ben,

Happy Thanksgiving. We don't do that in Taiwan, so I guess you might miss that.

Thanksgiving was my favorite holiday when I was in New York. The streets are empty like the scene in the movie Vanilla Sky (Tom Cruise, Penelope Cruz, and Cameron Diaz). There are football games all day. When I need something to eat, there is always Chinese or Korean food.: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