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3, 2012

France Might Send the Whole Europe into a Tailspin

法國總統大選第一輪結果出爐:代表 Socialist Party 的 François Hollande 以及現任總統 Nicolas Sarkozy 進入第二輪選舉,投票日是五月六日。

New York Times, 4/22/2012, "Hollande and Sarkozy Head to Runoff in French Race" by STEVEN ERLANGER

對於法國和歐洲來講,這個選舉在接下來兩個星期提供了不少不確定性。我的觀念是傾向於由私部門提供經濟成長動能,由市場作為決定資源配置的主要機制。以目前領先的 Hollande 的主張來看,我對法國和歐洲的未來並不樂觀。

Hollande 是左派候選人,不過這次他的競選主軸是成長與就業,聽起來相當右派?錯了,在看候選人的主張的時候,還要接下去看他的政策要如何執行。他主張先增加支出,然後才增稅,預計在 2017 年平衡法國預算。增加的預算要到哪裡去?他走的是傳統社會主義路線,要增加公共支出,增加老師和警察的雇用人數,並且補貼創造工作機會的企業。在總體經濟方面,他希望能夠對去年十二月在德國堅持下於 European Union treaty 中設定的政府預算赤字及舉債額度重開協議,將這些限制放寬一些。Holland 同時還希望 ECB 能夠容忍更高的通貨膨脹率,並且在舉債部份他希望採用集體的 euro bonds 而非現行由個別國家發行自己的公債募資。

我對德國要求的嚴格撙節支出方案一直有疑慮,擔心這可能會過度抑制成長,從而使得歐洲陷入更深的不景氣,以致於稅收無法達到目標,離平衡預算目標越行越遠。不過看到 Hollande 這樣的主張,我開始感到 Sarkozy 之前在這個議題上大致跟著德國走可能也沒錯。如果在美國採取這麼嚴格的撙節支出計畫,也許對於經濟反而會有負面影響,但是對法國來說,這可能是他們必須吃的一劑苦藥,問題在於公部門的規模。上面的 New York Times 文章裡有下面這一段:
“The real problem is the preference for public spending,” said Nicolas Baverez, an economist and author. “The main candidates continue to believe that it is the state that creates jobs and that will innovate, and this is wrong. Public spending is 56.6 percent of gross domestic product, which is huge. And the increase in public spending and taxes is downsizing the private sector and private jobs.”
美國這個數字最近幾年因為經濟脆弱有太多刺激計畫出台,導致公部門支出佔 GDP 的比例超過了 40%,我們也看到 Obama 政府債台高築的數據。不過在歷史上只有二戰時期美國曾經超過 50%,而法國現在已經超過美國在戰爭動員下的數據了。我同意上段引文的看法,在這樣的經濟結構下再增加政府支出,只會導致私部門被排擠,而且公部門的支出在此時並無法提供成長所需的動能,Hollande 的 2017 年平衡預算目標達成機率不高。

如果 Hollande 當選,他跟德國的 Ms. Merkel 將比目前的法國總統 Sarkozy 跟 Ms. Merkel 更難在經濟議題上達成共識。如果說上個星期歐洲看來烏雲遮住了陽光,這個星期看起來烏雲更厚了一點。

我對於 Sarkozy 在移民等人權議題上並不滿意,甚至在經濟議題上我也不怎麼欣賞他的主張,但是跟 Hollande 比較起來,他可能是比較不那麼糟糕的一帖藥。在選擇只能是這兩個人之一的情況下,我對法國人民寄與無限的同情。不過話又說回來,以台灣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們也值得大家的同情就是了。對於一個談到物價問題滿腦子還只有『蔣經國上海打老虎』那種一個世紀以前經濟思惟的政府,說他們沒救了還是抬舉他們。

4 comments:

poor_coding_worker said...

您好, 可否請您稍微簡單解釋一下為捨麼公部門增加支出會排擠到私部門支出被排擠? 這兩者不是應該要分開來看? (除非都向同一個源頭---銀行借貸)

渡邊昇 said...

公部門增加支出的資金來源不外乎:1.舉債,2.增稅; 舉債會吸收民間投資的資金, 減少民間投資的資金量; 增稅會增加人民的租稅負擔, 減少民間消費的能力

CCLu said...

謝謝渡邊昇的解說,我要說得也就是這樣。

另外再補充一點,由於公部門的薪資通常都高過員工生產力,而且工作穩定性也優於私部門,所以增加公部門雇用也容易造成人力資源錯置的情況。

以台灣的情況來講,公務員薪水在起薪跟平均水準上於目前這個年代已經超過私部門的水準了。更不要提如果計入退休金和平常的福利,以及沒有無薪假的威脅。私部門在入門及一般等級的職員上根本沒有辦法相比,只有高薪工作才能夠吸引到大家投入。

我其實很擔心我們自己的畢業生都跑去考公務員,他們如果在私部門應該會發會更高的生產力。但是人會做對自己最佳的選擇而不是對整體社會最佳的選擇,因此我也不好反對他們選擇考公務員這條路。

法國的情況跟希臘、義大利、甚至我們身邊的台灣其實是類似的。這是我對 Hollande 的政策不滿意的地方。

Ben said...

And the Dutch government collapsed today....

>>法國的情況跟希臘、義大利、甚至我們身邊的台灣其實是類似的<<

Don't forget the good ol' US of A! The world needs to hit the "reset" button pronto.

P.S. CCLu, I sent you an email to your hotmail account. Let me know if you didn't get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