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8, 2011

Totally Incompetent

經濟日報,12/06/2011, "陳裕璋:大盤回歸基本面", 記者邱金蘭、李淑慧

從上面這則新聞中看到我們的金管會主委的發言,以及接下來立委的質詢,實在是感覺荒腔走板到離譜的地步了。

一開始是 12/1 日台股在 Fed 聯合其他五大央行用 swap line 增加美元流動性,接下來全球股市大漲,台灣自然也在裡面。我在上一篇文章裡面談過,這跟刺激景氣沒有關係,只是增加美元流動性。如果相信效率市場假說的話,有這個消息比沒有這個消息好,所以市場在次日上漲是合理的。但是這只是解決流動性問題,而且還只是美元資產的流動性問題,並沒有直接碰觸到歐元的部份。這些央行並沒有對歐債做出任何事情來,因此我們所擔心的問題要等到今天看看德、法等歐洲領袖是否能夠對歐盟各國,最起碼是使用歐元的國家能否就財政政策統一也能達成一定的共識,才知道接下來歐洲要走向什麼方向。

在這樣的背景下,陳裕璋主委發表『股市應不只有一日行情』的說法極為不妥。首先是這個說法顯示他要不是刻意試圖操控市場,就是對於股票市場知識不足。即便是前者,也可以落到對於股市知識不足這個領域來。目前在歐洲情況悲觀,美國的 supercommittee 對刪減預算沒有達成共識,導致將來預算可能不分優先順序自動刪減,中國經濟目前仍然面臨硬著陸的危險,日本的公債餘額也高到驚人的程度。所有的跡象都指出目前的下方風險 (downside risk) 相當高,這不是政府官員耍耍嘴皮子就可以解決的事情。我們自己還有四大慘業可能垮台的問題還沒算進去。台灣是沒看過投資人告金管會主委告成功的案例。身為市場秩序的維護者,出來說這種誤導投資人的話,居然完全沒有責任?話又說回來,這麼多年下來,投資人應該早已習慣把政府官員說的話當作是XX就是了。

接下來看我們的立委。還差一個多月就要投票,最近常常在路上看到賴士葆委員的海報看板,以他財經知識做號召。報導中間這一段『立委賴士葆表示,陳主委說台股不是一日行情,結果隔天就破功,他最近一兩天接獲許多投資人電話關切,希望陳裕璋再為台股信心喊話。』,實在不覺得這像是懂財務或經濟的人說的話。陳主委已經失格在前,就算是身為執政黨國會議員要為政府機關護航,最多是避重就輕,談別的問題就好。不追究陳主委亂講話也就罷了,還要他繼續出來無用的信心喊話是做什麼?

執政黨罵完換在野黨,同一篇新聞裡面提到『立委薛凌則問,股市再度跌破行政院副院長陳冲防線(7,148點),政府是否有進一步穩定股市措施,例如證交稅減半?』陳主委這次倒沒忘記自己是金管會主委,證交稅不歸他管。從民進黨執政到現在國民黨執政三年多,台灣的政客和媒體從來沒搞清楚過股市漲跌不能當作政績。如果股市上漲是因為政策正確,政治人物可以從政策影響產業成長及失業率下降來跟人民邀功。股票市場反應的因素有許多是跟政治人物無關的,拿這個漲跌當作是政績是很離譜的事情。Bill Clinton 在 1999 年的 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 宣揚自己的治國成就,被 The Economist 酸說對對對,什麼都是你做的好,連大聯盟去年全壘打打得多也是你的功勞 (1998 年 Mark McGwire 和 Sammy Sosa 的全壘打王爭逐戰為 MLB 打了一劑強心針,正式走出 1994-95 罷工的陰霾)。在 2008 年的時候 SEC 連對 naked short 施加禁令都要猶豫再三,怕會擾亂市場秩序,妨礙交易發現合理價格的過程。股市下跌就要政府出來想辦法解決這是很糟糕的態度。

股市的表現好有可能跟政府施政得當有關,不過我們應該可以更明確的看到政府到底做對了哪些事情。更多情況下可能只是我們自己的產業爭氣,有良好的表現,政治人物要分一杯羹是沒道理的。景氣不好的時候股市通常也不會好,在國際市場前景不定,大多數人持悲觀看法的現在,股市表現差是正常的事情。政治人物即使作對事情也不能防止股市下跌,更別提還常常火上加油。相信接下來只是虛驚一場的人大可現在進場佈局,其他覺得不只是有驚,甚至也有險的人,還是退場先觀望一下比較好。

金管會主委自己出來說三道四,就沒辦法管市場上面太多人亂發言了。最近富邦和里昂分別對總統大選對股市的影響提出預測。要談總統大選結果對於經濟有什麼樣的影響我沒有意見,要再進一步談對股市有正面或負面的影響也還在合理範圍中,里昂似乎還在這個範圍之內 (我只看到媒體二手傳播,沒看到研究報告,所以此處保留)。但是要說總統大選結果會讓股市指數到多少點,那就是單純的胡說八道了。富邦投顧的總經理說如果民進黨在總統大選獲勝,大盤將下殺到5800點至6000點。我倒想問問看這個月月底指數會在哪裡?他如果能說出個 200 點之內的區間還能說中的話,富邦可以靠他一個人做交易決策,不需要其他交易員了。真的有那種本事,以他的職位累積到的財富,自己幫自己操作,現在恐怕也富可敵國了。光是靠做多、做空台灣五十,他們就可以打敗所有外資和本土金融機構的投資績效。如果歐洲政客談判破局,台股恐怕在總統大選前就會殺到六千點上下,還不用看誰當選呢。從金管會的『政治正確』來說,他們當然也不會對富邦的發言提出調查。接下來金管會連獨立機關的地位也沒有了,算是連最後一塊遮羞布都給拿掉,會有現在這些亂象也不令人意外。

1 comment:

Ryan said...

金管會看來不準法人建立空頭部位, 對法人不交易也有意見, 以後乾脆規定股市只能漲好了!